您所在的位置: 新闻频道 > 嘉兴新闻 > 图说嘉兴 > 正文
甘肃怎么治好白癜风
嘉兴在线新闻网     2017-12-13 16:55:02     手机看新闻    我要投稿     飞信报料有奖
甘肃怎么治好白癜风,济南白癜风初期病因,日喀则白癜风医院,同仁白癜风医院,安徽白癜风传染吗,河北治白癜风的药物,河北根治白癜风的专家

  喜剧与喜剧人自古有之,形式多样。他们借蓬勃的互联网时代有了更多展示机会,同时应时代要求而变。

  这一变革的核心,在于观众群体的年轻化。这意味着三件事:其一,观众的笑点因见识开阔、刺激频繁而不断提高,需求更为多元;其二,观众笑点提高、要求变多,对喜剧和喜剧人是更为严苛的考验;其三,观众希望喜剧有新的突破,喜剧人面临被选择的压力,这是对喜剧展示平台甄别、统筹、推动、拔高等能力的综合考量。

  这是一场关于时代笑点的重要变革。所有参与者,同时都是建设者。喜剧人和喜剧平台是观众笑点的承包者,也是年轻文化的制造者和培育者。与时代笑点一致的人才能创造真正的幽默,脱俗于世,直达人心,让原本紧张浮躁的氛围变得轻松闲适。

  它得让观众笑出来,又不止于发笑。传统喜剧的形式之外,还有什么玩法,如何形成新的文化形式?这不仅是喜剧人思考的课题,也是互联网时代视频平台的发力方向。优酷的“超级网综”正是对此的思考和回答。

  年轻一代的喜剧,不止于“挠痒痒”

  使人发笑,是喜剧之根本。在《欢乐喜剧人》中,年轻喜剧人用不同段子、内核和自身风格的修饰,展示了幽默之外更为丰富的世界。

  第三季参赛选手郭麒麟生于1996年,是郭德纲长子,也是《欢乐喜剧人》第二季总冠军岳云鹏的师弟,十五岁初中毕业后便在德云社登台公演,六年间积攒无数铁粉。他的风格与父兄不同。父亲郭德纲让传统相声重新流行起来;师兄岳云鹏则开始让相声脱离传统的“相”,把神烦、作死和贱的小味道拿捏到极致。

  郭麒麟是更为彻底的、带有时代特征的新派相声演员:他有长辈喜欢的乖巧有礼,也有年轻人喜欢的贱浪怪萌,讨喜之余,又随处透着古灵精怪,还有一丝让人无法讨厌的坏劲儿。披上长袍尽是深厚的家传功底,在新时代编新段子抛新包袱;脱了长袍则是伶牙俐齿心思细腻的当代少年,上敬尊长下擅撩妹。

  《欢乐喜剧人》第三季第9期《迪拜孝子》改编自传统节目《大福寿全》,郭麒麟与搭档阎鹤祥做了新的发挥,说尽了年轻人的笑与痛。为了戏剧冲突,他当着郭德纲的面披麻戴孝演起了孝子,直接叫板做主持人的老爹“我比我爸爸强啊,他脱离时代了,没人看他了”,调侃亲爹“往那一坐谁不行啊,我也行”,抢着要和阎鹤祥一起去迪拜哭丧,为了得到利益,一再退让底线。

  观者大笑之余,心里隐隐有刺痛感:年轻人面对压制、比较、旧习、争议时,许多时候只能这样笑泪并存地面对,或者干脆撒个泼吧——郭麒麟的跳脱荒诞、从无避讳、敢于自嘲、勇于争先、姿态不羁,都是年轻人骨子里的精神,也是郭麒麟在传统相声之外传递出的年轻之声。

  与郭麒麟相仿,《欢乐喜剧人》的另一位参赛选手常远与相声也缘分不浅。生于1981年的他六岁就和爷爷常宝华上春晚说相声,后来随开心麻花团队在春晚走红。只是常远的成功与家传相声几无关联,他从春晚成名作《天网恢恢》到《欢乐喜剧人》的各期表演,都是小品,无处不以柔弱卖萌的自黑形象示人,并改善了很多传统桥段的表达气氛。

  第三季第3期《地铁故事》中,常远穿着跳跳虎衣服出场,“gay里gay气”的姿态和贱萌委屈的小人物风格依旧。捡到红包之后一屁股坐住,管他老人、孕妇、农民工,一概端坐不起,为的是保护他人钱财,却遭受轮番误解。中间穿插冲突、理解的桥段,最后的主题拔高,都是典型的晚会小品节奏。如果表演缺乏个性,很容易成为薛之谦的惯用语——“整段垮掉”。

  个性是喜剧之魂,和老搭档沈腾不同,常远不那么外露闹腾,风格轻暖细腻,在《欢乐喜剧人》中还玩了几回直击80后的回忆杀:致敬Beyond乐队的演唱、灌篮高手的校园风,唤起同龄人共鸣。正如他所说,“图安稳就不来这儿表演了”,节目以喜剧为名,常远自己添了些热血、励志、有念想的尾巴,既为自己,也为同龄的人们。

  与郭麒麟、常远舞台上的形象不同,另一位高人气喜剧人张子栋浑身都是东北人的直爽。长着一张形似黄子华的脸,操一口自带喜感的东北腔,带着爱笑会议室时期的积累,几乎全部自编自导自演的发挥,张子栋在第三季第10期《小演员误入斧头帮》中借用了周星驰的名句“我是一名演员”“不喊cut就要演下去”,在一出戏里从胆怯、无助演到粗暴、癫狂,张力十足,切换自若。

  张子栋身上折射出的,同样不止于喜剧。在团队、舞美、造型都不占优势的情况下,他独力完成剧本,并与辽宁民间艺术团、德云社、开心麻花、大碗娱乐等成形的喜剧团队竞赛,这本身就饱含力敌一切的胆识。张子栋在台下的风格与台上相仿,颇有孤胆英雄的味道,这与他早期爱笑会议室时不愿妥协的风格一脉相承。

  郭麒麟、常远的乐于自黑,张子栋、文松的“用力过猛”之中,年轻与沉淀、幽默戏谑与严肃担当都是并存的。

  他们的表演和自身的经历、风格、追求相关,其中展现的自嘲、卖萌、耍贱、癫狂的“挠痒痒”表演,都有直达严肃主题和让喜剧年轻化的初心,共同诠释时代的独有表征,浇年轻人胸中块垒。

  这让《欢乐喜剧人》有“善于但不限于制造幽默”的特质,为观众留下引发更深思考的契机,也是《光明日报》对节目给出“在欢笑中确立喜剧的时代价值”评论的缘由。

  平台要做的事情,包括但不限于喜剧本身

  《欢乐喜剧人》第三季是2017年第一季度的喜剧之王,当前总播放量已超过18亿;同时是优酷平台最受年轻群体(18-34岁)欢迎的节目,大于优酷全站其余综艺节目的年轻用户占比。这与它在最初遭受的非议质疑对比强烈:前两季的副咖、助演们被提上主位,无论影响力、表现力还是最后的收视效果,在第三季开播前都存在着疑问。

  如何让这一群各有才华的喜剧人拥有更广阔的舞台,为人所知?如何给予相声、小品和舞台剧等形式以更好的发挥空间?如何给观众带来更好的精神滋养,包括但不限于喜剧?

  目前来看,《欢乐喜剧人》第三季与同期新兴的各类综艺节目相比并不落下风,用全线飘红的数据回应了“综艺红不过三代”的调侃,并传递了喜剧之外的“年轻化”概念。独播平台优酷将《欢乐喜剧人3》打造成更具网感的“超级网综”,给这些疑问做出了最好的诠释。

  2017年年初,阿里巴巴文化娱乐集团大优酷事业群高级副总裁王平提出了优酷“超级网综”理念,意在重新定义综艺玩法,围绕“头部版权打造定制番、开计划升级合制综艺、自组局打造自制爆款”,着力打造自制、合制相结合的综艺闭环。优酷致力的转变是从简单的看,到多元的玩,为年轻人提供更多挥洒创意、放大笑点、展现才识的窗口。

  阿里巴巴文化娱乐集团大优酷事业群总裁杨伟东说过:“围绕年轻人打造文娱酷体验,已经成为优酷的战略发展方向。我们从2016年12月优酷品牌焕新开始,提出‘这世界很酷’的口号,通过内容、产品和运营等方面的增强,在平台和用户之间建立人性化的关联,赋予优酷‘阳光、活力、有趣、新玩家’的个性。”

  建立人性化的关联,是优酷作为平台价值最大化的体现。关联的一端是出演的喜剧人与喜剧,代表了平台的品位、策划能力和对观众口味的精准把握;另一端是观众,代表了时代的走向,也是平台所有努力的指向。这一准则,在优酷其他综艺节目中都得以呈现。

  年轻人是口味变化快、热衷真正有意思的事物、“滥情又长情”的人群。他们需要的不仅是静态的视频观看,也不仅限于单一笑点的刺激,而是全方位娱乐的体验,这种需求正日益增长。单一形式的喜剧节目到了必须改革的时机。

  与这种需求相对应的,是优酷积极的平台进化和玩法升级,即杨伟东所说的“从今天起,在线视频行业将告别孩童时代的十年,进入少年时代的十年”。2016年年底,优酷的logo改成了红蓝两色,Youku的每个字母中间都有两个点,官方解读是“新标识寓意所有的精彩都始于最初两点间的连接和互动,每次触碰都会引发无限可能,所有的故事都来源于两个点的碰撞”。

  喜剧人和观众两个群体关于“笑点”和笑点之外的互动,传统喜剧文化与二次元亚文化的碰撞,传统电视平台与网络独播平台的互为补充,与这一理念相合。

  基于综艺节目本身的衍生品,是影响用户黏性和口碑的重要一环。《欢乐喜剧人》在卫视播放版本之外,还有王平在战略规划中提及的“头部版权定制番”,形成优酷独播的完整加长版即“超级网综”版,恢复卫视播放时因为播放时长和剪辑而删减的部分,将喜剧人舞台之外的花絮制作成《疯狂喜剧人》,大量采用后期制作的字幕制作花絮,对喜剧人的性格塑造做了很好的补充。

  自带弹幕放大槽点的功能是视频标配,边看边玩,用弹幕对内容进行二次解读产生笑果,是年轻人喜闻乐见的方式。为喜剧爱豆投票的设定同样火热,截至目前,网友投票数高达1.2亿。

  第三季的喜剧人是之前的副咖,平台让他们迅速为大众认识并接受。提升热度与人气能有效提升喜剧人的影响力。比如张小斐被淘汰当期,“心疼张小斐”这一话题全天占据热搜,她的百度指数也达到了近三个月来的最高值。其他演出嘉宾的百度指数也高出日常值的10倍左右,微博话题#欢乐喜剧人#的阅读量已经累计达到13.4亿。

  更多玩赏方式抓住了不同类型观众的心。粉丝向、吐槽向、多元向的观众,都被照顾得妥帖。这是基于优秀IP的二次深耕,区别于电视台的“一次性”方向。

  让年轻人的娱乐更阳光

  喜剧之外,优酷不乏从年轻人欣赏特性和时代需求出发的创举,平台目前月度覆盖5.8亿终端,平均每天每台设备有78分钟在看视频、玩视频,形成了“3+X”剧集策略,即欢乐喜剧、燃血青春、纯美绝恋3大剧集类型和具有爆款潜质的超级热剧X系列,以及“6+V”综艺内容矩阵,即主流人群喜欢的脱口秀、喜剧、真人秀、亲子、音乐和偶像养成等6大类节目和直击小众人群的垂直爆款V系列。

  2017年的片单包括剧集《军师联盟》《赢天下》《神探夏洛克4》,青春剧《武动乾坤》《热血长安》《择天计》,绝恋剧《三生三世十里桃花》,以及综艺《2017快乐男声》《火星情报局3》《我们的挑战》《欢乐喜剧人3》等。

  优酷的年轻化战略中,“阳光、活力、有趣”的新玩家个性,包括了重新拥抱传统、理解传统的玩法,比如通过网络平台重看优秀的严肃历史剧。年轻人固然热爱恶搞,但绝不排斥正统。足够优秀的作品加上好玩的方式,同样可以吸引年轻群体。

  《大明王朝1566》是2007年上映的电视剧,导演张黎和编剧刘和平曾合作过经典《雍正王朝》,片中陈宝国、倪大红、黄志忠、王庆祥、张志坚、王劲松都是响当当的老牌戏骨,敬业程度让后辈汗颜。

  饰演严嵩的倪大红在化妆时就开始进入角色状态,寡言少语、眼神呆滞、动作缓慢。演员们在拍戏之余自己揣摩,互相掰扯,开拍时集体飙演技,诠释了反贪反帝又对这两个群体充满理解的历史观,这是经典剧集在剧情之外传递给年轻人的积极信息。

  十年之后,优酷把这部高分剧集重新搬上网络视频平台,上线48小时内会员总播放量已达700多万,好评如潮。十年之前通过电视看,正襟危坐的架势先挡住了一部分年轻人;十年之后在优酷打开时,每一个色调凝重的场景、每一次戏骨互飙的戏码,都伴有一连串热情洋溢的弹幕飘过,这是过去无法想象的奇景。

  旧片新播,佐以弹幕,连结十年时光和几代人的观念,老戏骨们以年富力强的巅峰状态重新出现在年轻人面前,而年轻人在电脑前以弹幕致敬、调侃、打趣、剧透、重新解读剧情,感怀经典剧目之功力深厚,交流观剧心得,在新时代找到了正襟危坐之外的新姿势。

  在历史题材电视剧粗制滥造横行、替身抠图乱象丛生的当下,老一辈导演、编剧、演员为年轻观众再现了有血有肉的明王朝统治阶级群像和矛盾纠葛,在年轻人习惯了高呼“国产只有雷剧”时,一个平台的选择证明事实并非如此。

  一味跟从、娱乐至死是当下的一种风气,但不是全部。为了这一部分需求花费优质平台全部的气力,并不合适。

  优酷的选择是:既然年轻人喜好多元,那么平台就提供精挑细选的、门类齐全的选择,同时借平台之力诠释年轻文化——一边调笑恶搞,一边吸收知识,一边嬉笑怒骂,一边严肃勘考,一边在二次元亚文化里暂避世界的荒唐,一边回归主流文化寻找自身价值与认同感,有何不可?这才是平台之于受众,尤其是与年轻人这个群体之间最合适的关系。


来源:嘉兴在线—嘉兴日报    作者:摄影 记者 冯玉坤    编辑:李源    责任编辑:胡金波
 
 
海南根治白癜风的中医